夜雨声烦的三段斩

沉迷学习,嗯,求不挂科,假期好好写文

这张图是不是有点熟悉……
我总觉得在哪见过
但是找不到原图
在恋与制作人里截到的emmm
有没有人能来帮孩子解决一下疑惑

【警探组】Breakfast or Android

想看老汉克一边这样那样一边说“good boy”

结果差点翻车

放弃图片,图片为什么能那么糊

您是要享用早餐,还是享用这个RK800

打扰了……
挂得太快了走评论吧

…………
前面评论那个也挂了,补链试一下
https://shimo.im/docs/JGfiDoKAocgTRkwS

【喻黄】落花

假的上海卷……越写越偏圆不回来了
本意类似于他们不知道其实彼此需要着

众所周知,喻文州从不因为自己的手速而自怨自艾。他从来清楚自己的优势和短板,所以也不必在乎他人的眼光。

但这不代表,喻文州便不曾为自己手速上的短板遗憾过。

特别是有些时候,看着自己的队员们眼睛里的光亮也遮不住的那份止步于此的失落,也会有那么一丝的怅然从心底划过,不疼,却留下了暗疮。

第八赛季,从主场的赛场上走下来时,看着走在前面明眼可见的消沉下来的黄少天,喻文州下意识地揉了揉心口的位置,觉得那处旧伤又磨人起来。

作为队长他自认无愧于心,哪怕是回回面对记者的长枪短炮大包大揽自己的过失时也从来自认已经做到了自己的最好。但作为暗恋者,他还想给那个人最好的。

想看他举起无名指上的冠军戒指,立于赛场高处,笑意渲染得眼睛比发色还亮。

想自己更能让人依靠一些。

回俱乐部的大巴上,气氛压抑得让人胸闷。黄少天在一片的沉寂中把眼罩稍微往上扯了一点,看向坐在自己身边这会儿已经靠着椅背小睡过去的喻文州——蓝雨的基石就连睡着了都还皱着点眉头,被睡得散落到眉心间的头发称得人带了点让人心疼的稚气。

黄少天慢慢地往喻文州肩上靠了靠,感觉到轻柔的鼻息打到自己耳朵尖上,蹭得人心底发痒。就像本人带给他的感觉一样,温润谦和,却无故惹得人心动。他被勾得魂牵梦绕,却甘之如饴。

照理说,黄少天应该是不会轻易地就被人发现了异样的,但这个夏休期里,蓝雨的正副队在复盘之后自发地在俱乐部里多留了几天,研究小卢在下一个赛季里的定位和流云的那把重剑。一天里十几个小时腻在一起,注意力除了战略和银武就全都在对方身上,喻文州又心细,到底还是很快发现了端倪。

原本喻文州发现黄少天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咳得撕心裂肺时只以为少天是在空调房里待多了着了凉,便抽空去俱乐部旁边24小时营业的药店里挑了一兜的药。拎着药敲门进去时,却是看着正呆愣得托着掌心的花朵看向他的黄少天,一兜药全都从手里落下去,滚了一地。

“队长……”黄少天站在那儿,眼见着就又咳了起来,嘴唇间落出几朵沾血的紫色花朵。

阳光从飘起的窗帘间透进来,洒落在黄少天耀眼的发色上,称着他此时格外苍白的脸,好看的像一幅画。

喻文州看着落到他掌心的紫丁香,整个人都恍惚起来。他一时间想要走上前去又不敢,喉结滚动了几次才有点沙哑的出了声。

“少天你这是?”

“我没事,咳咳,就是,有点咳。”黄少天此时已经明显的虚弱下来,想要如平时一样也颇为力不从心,只能是将吐出的花朵都藏在了手心,对着喻文州摆出一副一切安好的样子。

他自己也感觉到花吐症已经越来越严重了,一周前花吐还没有那么频繁,吐出的紫丁香也不过小小的一朵,不似现在这般娇艳的盛开。就好像他自己的生命力全都转移到了这些花朵上,以血液和精力为土滋养其生长开放。

不过幸好是把第八赛季给熬过去了,小卢也慢慢成长了起来,下一赛季……

“少天!”

黄少天被喊得一惊,恍然惊醒一般,看向已经站到自己面前的喻文州,有点奇怪队长怎么忽然就站过来了。睁大的眼睛里带着点迷茫,甚至没反应过来自己原本握紧的掌心已经被轻柔的掰开,露出掌心里淡紫色的花朵。

“少天,你刚才,嗯……走神了。”喻文州慢慢把他扶到床边坐好,自己单膝跪下来握着黄少天冰凉的手,语气温和又轻柔。

他刚刚是真的怕了,他的少天好像迷失在自己的意识之中了一样,对他的靠近和声音都没什么反应,就连他查看藏在他手心里的东西都没有抵抗,乖顺的摊开手心,露出沾血的紫丁香。

“队长,我……”黄少天下意识地还是想把手心里的小花藏起来,对着喻文州笑了笑,“我没事的队长,刚才就是有点出神了。这两天是有点咳嗽不过队长你不是给我买了很多药吗,很快就能好了,特别是都快回家了,队长你不用担心。”

黄少天原本还是看着喻文州的,但说着说着眼神就放空起来,就好像潜意识里都觉得应该少看这个人几眼,也许就能让那份暗恋郁结的愁绪没那么堵得人胸闷。

然后说着说着,黄少天忽然就委屈起来,有点怨念的念叨着,“队长,紫丁香是你的生日花吗……”

“队长。”

黄少天看着他队长的方向,眼神却没有聚焦,终究还是难受得狠,很小声的说到。

“可我好疼啊。”

“队长,我好喜欢你啊。”

喻文州握着那双被自己暖得回温了的手,脑海中一瞬间有什么东西碰撞着擦出火花,星星点点的光照亮了整个世界。

他心疼的摸了摸自家剑圣最近一段时间瘦削下来的脸,在对方终于回神的时刻虔诚的亲了上去。

淡紫色的花瓣从两个人的唇间落下,就好像这场遮遮掩掩了许久的双向暗恋一般,终于落下了帷幕。

蓝雨的基石在攻无不克的剑刃的脸上落下了无数细碎的亲吻,不等恢复中气的黄少天开口,便急抢着捂上了他的嘴,把最后一个亲吻落在了自己手背上。

“少天,nor zung yi nei ya。”

【韩叶】almost lovers

黑道paro,含伞修暗示
基友说老韩就应该是那种“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然后啥都不说只是默默守望的人
行呗那就写篇来试试
设定的话,本来如果没有老叶离家出走他们也许还有机会,所以说是almost lovers吧

韩文清第一次看到他们老大的大儿子,是在对头家地盘的仓库里。

明明还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屁孩,被绑过来了一晚上早就抖成了筛子。却还要在看见他的瞬间故作老成地打声招呼,一边问他外面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一边朝着他走过来,脚步却还是越走越急,终于在最后一秒扑倒他怀里“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跟在后面的兄弟们已经有人不合时宜地笑出声,惊得叶修埋在韩文清的腹肌那儿抖了一下。老韩其实也被他逗得有点想笑,但顾及叶修的自尊,面上还是故作凶狠地将那几个刚才没憋住笑的狠凶了一顿,又很是粗暴地把叶修的脑袋从自己针织衫上推开,盯着那双因为含着泪而显得格外乌黑的眼睛,很是不耐烦得催他,“赶紧出去。”

从那以后,本来就备受重用的韩文清就被安排成了叶修的贴身保镖兼任格斗教练,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盯着叶修少玩点游戏外加别又跑去什么乱七八糟的黑网吧——B市违规接待未成年人的网吧因为这个倒是受到了大力整改,一个个网吧老板恨不得把每一个进了门的生物都查一遍身份证,网吧正规化一片形势大好。

他本来应该就这样一直寸步不离地跟着,看着叶修把整个正在慢慢洗白的组织接手、发扬光大,然后在每一个重大时刻都如初见一般披荆斩棘化险为夷。

直到叶修在15岁那年,二话不说拿着叶秋准备好的行李和身份证离家出走。

大概是从小离经叛道长起来的小孩就是比平常的青春期叛逆有格局,叶修这一走就买上了去H市的机票跑了小半个中国。他们老大发现少了个儿子也没多说什么,反倒是就叶秋被偷了行李还反应不过来这事批了他一顿,理由是考虑事情太不周全不随他爹。

让所有人都觉得奇怪的是韩文清倒是完全没受到这件事的影响,照理说贴身保镖没看好老大的儿子被说成是多大错都不为过,但韩文清确实没半点反应,照样成天面无表情地跟在个少年身后,只不过人换成了是叶秋——刚开始大家都没适应的时候甚至还会不小心喊声“大少爷”,然后被韩文清瞪出一头冷汗。可是时间长了、又加上组里新人不断,倒是很少有人还记得韩文清还有每天带着一群人去各个网吧里把叶修揪出来这段历史,甚至忘了他们老大还有个叫叶修的儿子。

直到叶修自己回来,一手捧着一个骨灰盒,一手牵着一个女孩。

当天晚上韩文清没去找他,叶修却自己抱着个枕头来敲他的门,说是自己的房间临时贡献给了苏沐橙,来他这儿凑合一晚。然后同两年前一样,半点没理老韩黑着的脸,二话不说从他边上挤了进去,连枕头带人就往韩文清的床上一摆。

韩文清看着他在橙色灯光下明明暗暗的烟头,皱了皱眉,“你之前不抽烟的。”

“啊,你说这个……”叶修很是顺从的想把烟掐了,但在屋里溜了一圈没看见烟灰缸,就干脆跑到了阳台,声音透过门传过来的时候一声“对不起”喊得有点含糊。

然后安静了没多大会儿,叶修的声音又模模糊糊传了过来,“老韩,我烟快抽完了,来陪哥聊聊呗。”

叶修虽然这趟回来更没脸没皮了点,但是抽烟的时候开窗通风的基本素养还是有的。阳台上没什么烟味,B市短暂的秋天送进来一点凉爽潮湿的风,叶修没个正行地趴在窗沿上,腰线到腿都是绷着的。五年里叶修跟抽条似的长高了不少,脸上的轮廓也褪去了十五岁少年的青涩感。可能是在H市待久了,说话带了点吴语软侬之音,加上没褪去的儿话音,嘴上再没边跑火车的时候都带着轻佻的味道。

听到门被拉开的时候,叶修刚好把快烧到手指的烟头按灭在窗台上,嘴里吐出最后一口烟。

“老韩你知不知道,我宁愿替他去死。”

叶修说话的时候没回头,所以韩文清看不见他的表情,又或许从叶修离家出走之后他就再也没看清过。即便五年多里他去过H市几次,知道他和苏沐秋是好友、知己,知道他们虽然拮据却过得开心自在,却也仅此而已。

他没去读过叶修的表情,所以错过,或者说逃避了很多东西。

韩文清站在叶修身后,一如既往地没什么表情,“我很遗憾。”

叶修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干涩的笑,右手没处摆似的拨弄了两下头发,然后才抹了把脸,掌心下透出一声轻飘飘的“谢了。”

“对了,我平时还是不抽烟的,也就通宵特别累的时候,还有这两天。”说着叶修的脸上就露出个有点幸福的神色出来,上扬的嘴角虽然还是在没有变成一个微笑的时候便被压制下来,语调却是还是轻快的,“其实他也不喜欢我抽烟,但是熬夜的时候不管我那么严。”

“然后这两天嘛,就是管不上了。”

入夜之后秋风还是带着寒意的,但两个人就这么在阳台上聊了半宿——大多数都是叶修在说,韩文清听着,像是在用一种有点自虐的方式补上自己空缺的这五年,口述中的故事和他所打听到的、看到的碎片拼在一起,然后逐渐生动成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

最后叶修说,“他想见我的家人,还有你,我就带他回来了。他还一直劝我多体谅家里边儿……现在我能了。”

叶修没想过听叶秋哼哼唧唧的抱怨然后再挑回那个担子,但是也不准备再自私地让弟弟承担所有的责任。在第二天和叶父长谈之后,很快就传出来了叶修要和某个军方上层的孙女联姻的消息。

韩文清这一次没有再被叶修拉着去阳台夜谈,叶修干脆向叶秋借了他一天去和自己搞单身party。

说是单身party,其实也就只是给自己找个喝得烂醉的理由。叶修在自家场子里完全没考虑每瓶酒的价格问题,开口就是“单子上所有的酒都给我上一遍!”却忘了自己完全是个一杯倒。

醉了倒也不像叶秋那样嚷嚷着自己没醉再来,而是有些乖巧地趴在自己胳膊上,拽着韩文清的袖子,口齿不清地嘟囔“老韩,我不喜欢那种女强人。”

韩文清由着他自己抱怨,顶多在叶修喊他名字的时候回应似的在他脑袋上拍两下,就跟多年前安慰被从网吧就出来的叶修的方式一样,规矩又妥帖,不越过雷池半步。

他见过苏沐橙,所以大概也能了解到叶修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

温柔、阳光、体贴,但又有韧劲能强到与他并肩。

总之不会是他。

最后把叶修背着送回去的时候,韩文清想,这辈子,大概也就这样了吧。

就像当初叶修离家出走的时候他交换叶修的生活不被打扰的条件一样,他还是会代替着叶修的角色待在叶秋身边,但是现在起码还有机会见证叶修生命里重要的那几个时刻。

若时间能磨平伤痕,希望最后还有机会见他幸福美满,见他儿孙满堂。

不过如此了。

【靖苏】二百粉点梗

已经被官方发糖甜炸了

刚好看到二百粉就点梗吧

表示只写小短篇_(¦3」∠)_

【靖苏】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拖得长了一点。
但是还是想完结_(:3⌒゚)_

楼主:水牛。

说到这儿的时候L停了一会儿,好像是想等着我的反应。我就点了点头,问他“然后呢?”

其实我也不是不能感觉到他可能是在示意什么,但是这件事我纠结了那么久,不可能是就这么能断定了。

回想一下,当时还是挺紧张的吧。就像你们当中有些人说的,感觉到哥们对自己的感情可能不对劲却只是纠结其真实性而不是觉得不舒服什么的,那么我肯定也不是笔直笔直的。兄弟情义一路走过来,说不定就有哪里变了味道。

看我不说话,所以L最后还是开口了。

但是,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他说的是,“X,我自己都觉得,我给你带来了困扰吧。因为感觉从那一天晚上开始你好像就在有意的躲着我。”

不是因为你和N“约会”吗?

“而且躲不开了的时候也还是不理我,自己一个人在那打守望先锋。”

你说的是你们俩就在我旁边讨论论文的那一次吧。

“好不容易约你出去一次你都不愿意和我多说话。”

当时是你和N的“约会”吧。

“莫名其妙的生气,但是我也生气了就又马上做饭贿赂我。这样风筝人真的是太过分了!”

“明明是水牛,怎么对着我就一点都不耿直呢?”

“要不然就是太耿直了。你和你爸的事我还能分不清楚吗?还担心我会迁怒,真的是,都怕了你了。”

这些话都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L在说话的时候,和平常的他,不太一样。简直就像是说着说着就要哭出来的样子,把我吓坏了。毕竟从小到大L都是顺风顺水意气风发的样子,就连前几天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他也都是挺冷静的。像这样的L,我还是第一次见。

最后在我再三保证觉对不会再刻意的躲着他或者不理他,以及守望先锋绝对没有他重要之后,L的情绪终于平息下来了。

所以,嗯,还是幸亏我在之前冷静了下来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但是那一瞬间也还是想明白了点什么……可能以后我会追他吧,等我把这一切都捋清楚之后。

回复           赞

——————————————————
楼主:水牛。
@蓝二哥哥看我:感觉L看到这个贴会后悔死没有趁机赶紧告白。简直可以感受得到楼主坐等被告白结果完全不是那样的怨念啊。

@白衣飘飘的魔教教主:其实也不一定,毕竟现在L有被追的机会啊。

@向官方爸爸低头:感觉L失去了攻受抉择中的主动权是我的错觉吗?不管怎么样期待楼主出击啊啊啊!

————————————————————————
一直以来L都是掌握着主动权的人,但是这一次好像真的要我主动走完最后一步了。

我和N聊了聊,她的说法是,L在这件事上的顾虑太重。而我反正都已经摸好底了,又没什么心理压力,赶紧告白了也省得L老是危害无辜人民。

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像是L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但是就冲他昨天那样控诉我风筝他,我也得把这件事了结了。

楼主:水牛。
@蓝二哥哥看我:感觉L看到这个贴会后悔死没有趁机赶紧告白。简直可以感受得到楼主坐等被告白结果完全不是那样的怨念啊。

@黑衣魔教教主:其实也不一定,毕竟现在L有被追的机会啊。

@向官方爸爸低头:感觉L失去了攻受抉择中的主动权是我的错觉吗?不管怎么样期待楼主出击啊啊啊!

@水牛。:一直以来L都是掌握着主动权的人,但是这一次好像真的要我主动走完最后一步了。

我和N聊了聊,她的说法是,L在这件事上的顾虑太重。而我反正都已经摸好底了,又没什么心理压力,赶紧告白了也省得L老是危害无辜人民。

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像是L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但是就冲他昨天那样控诉我风筝他,我也得把这件事了结了。

@请一直注视着我:啊啊啊这是,这是告白前的宣言吗?楼主加油啊祝你们幸福!

@福华一生推:坐等最后结果。不行坐等个鬼啊我要去跑圈冷静一下。

@邪不压正♂:楼上跑圈的等等我。

@尼桑的人鱼线:等楼主抱得美人归。话说如今攻受不明啊真的大丈夫?

@就要搞事情:已经跑了圈回来。楼上攻受不明真相了,但是慢慢觉得楼主其实虽然耿直但是攻的气场在慢慢显露出来呢!

————————————————————
嗯,水牛向我告白了。

虽然这个贴N给我看过但是,没想到他告白之前还要先来论坛上说一声。

具体的情况当然还是他来写,我只是来照N教我的发个统一结尾。

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靖苏】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我知道是卡了的
但是我真的纠结是就这么告白完结以后再补点旧事小段子呢还是再绕绕弯路
所以码好了的结局我又给删了(:3_ヽ)_
霓凰和冬姐这一对不知道大家吃不吃嘿嘿反正我这里没有聂锋

楼主:水牛。
今天我和L谈了谈,谈了……挺多的。

开始是N把我约出去的,在我们那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专业里那么一个漂亮妹子去找我约我出去还给我拉高了仇恨值。然后到了学校的咖啡厅后就看见L已经守在一个桌那等我们了。

但是他看见我们过来也没说话,所以还是N在讲。说L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怪到我身上所以我不要担心,他回来之后躲着我也只是不知道怎么和我谈这件事,因为了解我的性格所以觉得他一个人肯定跟我讲不清楚,但是现在又找了个中间人进来我总该信他了吧。N边说边瞪着L,最后完事冲我们俩翻了翻白眼说她完成任务了所以L不要再成天打扰她追D了。

嗯,原话是“说好了最后一次帮你的啊再失败不能怪我。自己孤家寡人就要去干扰别人的爱情太恶劣了!以后不许再打扰我追D不然我翻脸了。”

大概是这样。

如果你们觉得这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想补充一下D是和N同专业的一个大三的学姐。

于是就在我懵逼的时候,N很潇洒地走了。L本来还有点严肃的样子,但是看了看我就绷不住了。拍了拍我,语气里带点安慰,“所以说N根本不可能是我女朋友啊。”

L是个很懂乘胜追击的人,所以在我还沉浸在新世界的大门在我面前打开带来的震撼当中的时候,他就开始噼里啪啦地向我解释他和N的关系。大概就是一直都有联系但是并没有N是追随他的脚步来到这所大学的剧情因为她追随的是D的脚步。被误认为是情侣也没有刻意解释是因为担心N的性向会招来麻烦,而且还能为他们俩都挡去一部分追求者。以及,N是被他威胁加乞求,才答应他包括当初来我们公寓、一起看电影,还有前几天去接他提前回来。

说到这儿的时候L停了一会儿,好像是想等着我的反应。我就点了点头,问他“然后呢?”

其实我也不是不能感觉到他可能是在示意什么,但是这件事我纠结了那么久,不可能是就这么能断定了。

回想一下,当时还是挺紧张的吧。就像你们当中有些人说的,感觉到哥们对自己的感情可能不对劲却只是纠结其真实性而不是觉得不舒服什么的,那么我肯定也不是笔直笔直的。兄弟情义一路走过来,说不定就有哪里变了味道。

【靖苏】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楼主:水牛。

那个,我并不是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停了,谢谢大家的关心。只不过最近L的家里出了点事,真的没什么心情写这个。而且基本一直都是和L在一起,也没机会写。

至于出了什么事,怎么说呢,之前说L家里要出国什么的,都是因为这个事。要说清楚的话挺麻烦的,我就随着这几天的进程慢慢解释吧。

从开始说起吧。

L家里出事以后我是和他一起回家的,而且L也干脆先被母亲留在了我们家,说是这个时候L家里总是有调查的人来来往往的太乱,不如现在我们家住着清净两天。本来这事没什么不对,毕竟这也不是L第一次在我家长住。

后来陪着L一起去他家里才从我大哥和L的父亲那听到是公司的账务出了问题。先是季度的财务报表被查出了问题,然后是负责总汇报表的会计主动离职而且声称是我大哥和L的父亲挪用资金产生亏空才找上财务部要假账上补。万幸现在讲究证据确凿才定案,而且股东也是将信将疑,所以现在还在查。

我爸的态度挺纠结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吧,而且又觉得我哥是被人带坏了的,所以也没主动帮什么忙。这是我一开始的感觉。

但是后来一切都平息了又想想,觉得好像也不是这么简单。毕竟那可是我大哥,相比起一个人都躲起来的会计,我爸居然是更相信后者。而且那个被挖出来的陷害者……不说也罢。

我是前前后后都清楚了才能想清楚这些事的,但是现在想起来,L大概最开始就把这些都想明白了。所以他才嘱咐我回家以后什么都别说,也别试着求我爸帮忙。

当然这事最后还是解决了,误会也解释清了,离间者也被扫地出门了。你们最关心的结果大概就是,L一家也用不着出国了。

对了顺便还可以澄清一下L和N的关系。

本来L和我说是要一起回来的,但是N特地回去一趟把L给捎走了。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再说不是情侣,L也太绝情了。

再说回我们俩吧。我觉得,L的心里不是那么简单能绕过这个弯来的,毕竟是因为我家才差点折腾得他们一家人差点都要出国逃难的地步了。所以其实L回来以后就躲着我走这一点,其实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M这次也是察觉到了以后就开始着急,但是这一回他再怎么和我聊也没用,我真的没办法。我从来就没想到过有一天我们会走到这个地步,而且我还什么都做不了。关键在于我现在理亏啊,我连道歉的胆量都没有,别说其他的了。

现在只等着L哪一天能表示出点什么,想让我搬出去也好,挑明了不想见我也好,我是真的不想这样一直尴尬下去了。在一个公寓里的话不小心对上视线都要赶紧避开什么的真的太过了。

当初发帖的时候没想到现在这反而成了一个抒发压力的地方,但是这种时候能有个地方可以无需顾虑的说说话真的太好了。

而且在这个贴已经完全被我带跑题了的情况下还能有那么多人回复,开导我什么的,真的很谢谢你们。

我我我,大概这个将来还要改一下。
赶着写出来什么的觉得不太顺。
大家都放寒假了吧寒假快乐啊哈哈鸡年大吉*

【靖苏】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临一个周开始准备四级真的太可怕了,然而我还在偷偷摸鱼,感觉在作死。
本来是想写成林殊全家出了意外然后景琰才停了贴,之后还可以写一个关于梅长苏的“我觉得,我喜欢,我室友”作为后续靖苏HE的。然而一个欢脱向的文我还是不要这样了。

楼主:水牛。
好,楼主回来了。
现在信息量好像又大了一点,让我慢慢理一下。
还是从吃饭的时候说起吧。
我这边刚动了筷子就听见L说“姨你还记得以前那个云南来的,在我们那儿住了一段时间的小姑娘吗?我在这儿碰见她了,和我一个专业的,小我一届。”
他这么一说,我大概就想起来这个小姑娘是谁了。
我爸的表兄弟里面有一个是几年前跑去云南经商的,平日里也不太回来,但那一年好像是说家里有什么事实在脱不开身,就把闺女放在我们家住了一个多月。要按常理说却是应该是我和人家会玩的比较好吧,但是L就是有本事让小姑娘绕着他转,所以那段时间下来,几乎所有大人都说干脆定了娃娃亲算了。
不过后来那个小姑娘也一直没再来过,所以娃娃亲的事也就算了。
总之其中竟然还是有一段渊源的。
老一辈的人听了这事难免挺兴奋的,所以我妈就挺兴致勃勃的问他“那你们关系怎么样?当时不是玩得挺好的吗。”
L这时候倒是特别乖地回答,说其实两个人都没有那个意思,所以也就是普通朋友。完事还补了一句“不过我觉得X好像挺喜欢N的吧。”
我当时感觉我妈转过来看我的时候是有点不满的,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我拆散了他们之前想要撮合成的金童玉女。
否认可能是没啥用的,但是还是得挣扎一下,我就特郁闷地地问L怎么就觉得我喜欢N了?因为真的是连互动都没有吧。结果L就说我是因为喜欢而导致危机感太重所以才会一见面就觉得他和N可能会是一对,而且虽然我说是因为觉得自己兄弟谈恋爱了都不告诉我才生气但是他觉得究其根本应该还是……总之都是歪理。
讲道理,N开口就说她是L的女朋友的关我什么事啊?
但是总感觉说出来的话对女孩子的形象不太好吧,所以我就只是口头否认,所以我妈好像还是不太信。
本来这样也就算了,然而洗碗的时候,L看了一下我妈出门买水果了,就戳了我一下,笑得特别坏的说“其实是N当时先说的她是我女朋友你才会误会的吧。”
所以他就是对于我没有找他问清楚就自己误会、生气这事还有点不爽,这才算是真的还回来了,末了怕我真的生气还很委屈地说“其实是你自己选择不说清楚的啊,如果你说是N那么说你才误会了的就很好讲清楚了。虽然我知道你这种人肯定是什么担心对女孩子的形象不好所以肯定不会说的。”
简单地说就是在完全了解我的情况下给我设这个套找点麻烦真是太easy了。
然后补充一点跟主题没啥关系的信息。
刚才我妈找我本来是想开导我的大概,后来说着说着就上升到了“你们俩不能因为这种事生分了啊”。结果倒是透露出来了一个近期L全家好像在考虑出国的消息。
我想去问问L,但是又挺怕他承认最近就要走了。真的是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分开过的兄弟如果就这么出国见不着的话,我还真有点一时接受不了。
应该会挺别扭的吧。
不过我还是会去问的,早点知道清楚总比将来猛得分开要好,顺便还得问他如果不是我妈透出来消息他是不是都不准备提前告诉我。这个事总是没冤枉他。
赞     回复
————————————————
楼主:水牛。
@向官方爸爸低头:怎么回事??难道是要就这样异地恋的节奏吗不要啊。
@请只看着我一个人:比异地恋更可怕的是在L出国之前都没个结果啊啊啊啊!
@你的好友俄罗斯流氓:感觉以LZ的耿直,如果L出国了就真的完结了。卡在这里会死人的啊。
——————————————————
虽然很对不起大家,但是如果L出国的话我的确不会再回帖了。
——————————————————
楼主:水牛。
@向官方爸爸低头:怎么回事??难道是要就这样异地恋的节奏吗不要啊。
@请只看着我一个人:比异地恋更可怕的是在L出国之前都没个结果啊啊啊啊!
@你的好友俄罗斯流氓:感觉以LZ的耿直,如果L出国了就真的完结了。卡在这里会死人的啊。
@水牛。:虽然很对不起大家,但是如果L出国的话我的确不会再回帖了。
@礼物是圆圆的金色的东西哦:嗯嗯,虽然很难过但是以楼主的耿直肯定会停啊都理解的。所以希望能有个结果呢。
@向官方爸爸低头:是啊是啊,就算是异地恋也认了啊。更不能忍的在于被迫地戛然而止。
———————————————————
虽然我不觉得会有什么结果。但是还是谢谢大家。
今天在听说L可能会出国的时候想了挺多,感觉就我和L的关系,其实很多事可能都是因为我们太熟了才把他惯成那样的。
不过我也希望能够把事情都搞清楚,所以最后还是会尽量给一个正经结果的。

【靖苏】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楼主:水牛。
我觉得早晚有一天我会被L卖了都还替他数钱。

我说真的。或者在那之前我就被他气死了。

好吧,楼主会从头开始讲清楚的。

今天楼主的母上大人来看楼主了,但是没有提前联系我。所以楼主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了准备一个校内的比赛而在学校待了大半天,回到公寓的时候看到L和我妈刚刚下了馆子回来。我当时就懵了。

我妈当然不是会在意这种事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来一趟都不告诉我。但是L知道我妈来了都不告诉我算怎么回事!

结果我抱怨了以后就被数落了,我妈说人家L是不想你分心哪里不对了?你不能也学着点亏你还是表哥。最后还是靠L笑嘻嘻地插了个话才了事,有时候真的是不明白他在长辈身边为什么会那么讨人喜欢。

后来出去玩的时候就不说了,反正感觉就是L在领着我和我妈转,不明白明明我们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一起的为什么他知道那么多地方。

晚上是回来吃的。我本来想去厨房打下手,结果被赶出来了。所以刚好是个打听他和N的关系的好时机,我当时是那么想的。

Too young too naive,这就别提了。

反正当时就问他,你和N现在怎么样啊?

L叼着块饼干看过来,笑了一下,说“就那样啊,怎么了,你喜欢她?”

我,喜,欢,她?我被这个说法雷得七荤八素的,脑子就抽了,特别自然流畅地回了一句“我就是喜欢你也不会喜欢她的吧。”

说完了才意识到最近大概脑子里都想的这些事一时就顺口了。但是幸好他甚至没像平时那样拼命抓着这件事嘲笑我,就是笑了笑。半天没头没脑地问了我一句“你知道N是谁吗?”

她说她是你女朋友但我现在怀疑自己被耍了……这话能说吗?

正好这时候我妈已经把饭做好了,就叫我们两个帮忙端盘子什么的。我看L特别淡定的起身去厨房还以为他就是想耍我然后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结果他确实是想耍我但是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我等会儿再回来接着说,我妈叫我。

赞    回复
————————————————————